摇钱树黄大仙资料
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680055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學論文

《我在故宮修文物》對古籍修復工作的啟迪與思考

時間:2020年01月22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我在故宮修文物》講述了故宮里被歷史塵封的世界頂級破損文物和修復它們的師傅們。文章論述老一代故宮修復師對待文物格物致知的專業素養,80、90后年輕修復師對文物修復技藝的繼承和發揚,結合古籍修復工作中的實踐操作,提煉修復中的經驗教訓,探討

  摘要:《我在故宮修文物》講述了故宮里被歷史塵封的世界頂級破損文物和修復它們的師傅們。文章論述老一代故宮修復師對待文物格物致知的專業素養,80、90后年輕修復師對文物修復技藝的繼承和發揚,結合古籍修復工作中的實踐操作,提煉修復中的經驗教訓,探討新技術設備在古籍修復工作中的運用。

  關鍵詞:故宮;文物修復;古籍修復

文物

  一、引言

  《我在故宮修文物》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十大紀錄片,并于2017年編輯成書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為我們講述了故宮里被歷史塵封的世界頂級破損文物和修復它們的師傅們,他們“擇一事終一生”的工匠精神深深觸動了無數年輕人。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訪華期間,習近平夫婦專程陪同特朗普夫婦參觀故宮文物醫院,參與體驗書畫修復技法。國家領導人對文物修復工作的重視,再一次引發公眾尤其是90后對文物修復的濃厚興趣。圖書公藏界也有這樣一群技藝高強的師傅們,他們讓久經歲月風霜,殘破不堪的珍貴古籍重獲新生,讓匯集了中華民族文明精蘊的國學經典得以在千年以后,不斷融入后世子孫的血脈中。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11月考察孔子研究院時指出:中華傳統優秀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突出優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展繁榮為條件,必須大力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要對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讓收藏在禁宮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1]2019年是國家文化部實施“中國古籍保護計劃”第十二年。十二年間古籍保護修復技術也在快速傳承發展和創新。筆者曾近距離接觸到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古籍修復技藝傳承人潘美娣、林明、萬群、肖曉梅老師等許多古籍修復界的前輩。工作中老師們格物致至的作風和故宮文物修復師傅們精益求精的精神,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體現。

  二、修復必備的專業素養:思心一致慎重則必成

  無論是瓷器、木器鐘表修復、字畫修復,故宮的修復師傅們對待手中文物都有妥善鎮定、沉著從容的修養和氣質。鐘表組王津師傅修復的是乾隆皇帝最喜愛的“銅鍍金鄉村音樂水法鐘”。是西方傳教士來到中國時,把它作為特殊貴重的禮物敬獻給皇帝的。

  它代表了當時西方最先進的制作技術和工藝水平。鐘表機械傳動系統極為精巧復雜,外表雍容華麗。故宮博物院的鐘表大多數是孤品,沒有配件可以替換。恢復鐘表的走時功能還不是修復工作的重點,讓鐘表上所有的動物都活動起來,恢復他的演藝功能才是最難的。前兩天已經修好的一個零部件,由于工作室潮氣濕度的變化又不轉動了。師傅說:“干的時間長了,也就磨出來了。

  你要是坐不住,就只能改行唄。越干越沒興趣,這活兒就越轉不了,越著急它越不轉”。修復時,鐘表破損比較嚴重,已經在庫房存放一百多年,曾經有人修過但沒成功。整個修復過程歷時八個月,其間的艱辛反復百轉千回,從王津師傅的話語中可以真切地體會到。

  師傅說:“主要你還得喜歡他,越干越有興趣,你就能坐得住,就不覺得枯燥,你要真是說干不下去了,干脆就先到外面溜達溜達轉轉,回來再干,這樣可能比剛才沒有耐心地干下去更好!心情煩躁的情況下,還容易出婁子,弄不好一個毛病沒有解決,又添一個毛病”。[2]經年累月地工作,一次次返工修改,換了誰也有不耐煩和心情不好的時候。

  漆器組閔俊嶸師傅說,“狀態不好的時候我不會動文物,你端著它的時候,中間就容易出問題。有的時候可能一上午就工作一兩個小時,心里很焦灼”。一定要把一天中狀態最好的時候用在文物修復上。這像準則一樣刻在每位師傅的心上。在中山大學古籍修復中心,修復清府刻本《欽定兵部處分則例》時,對這個準則有深刻體會。這本書封面封底缺損90%;護頁、書口開裂、書脊缺損;部分書頁霉變、水淹、粘連;有些書頁受水部位絮化嚴重,整書起皺。

  經過仔細的研究,肖曉梅老師帶我們制定修復方案有可逆性原則:即修復后的古籍,必要時可采取措施比較容易地把修復材料從古籍上取下來。[3]和整舊如舊原則:即在圖書修復時,盡可能地保持書籍原有特點,使經過修復的圖書,在外觀上盡量保持原貌,從而保證圖書的資料價值、文物價值不因修復而受損。[4]

  采用干揭法在書頁干燥狀態下分離粘連在一起的書頁。用較細的竹起子,力道柔和地把一張張粘連的書頁從有縫隙的地方慢慢翹起一點點揭開,起皺折回的部位都一一展平,把生銹發黑的部位用竹起子沿邊緣輕輕刮除。此書書頁表面看上去缺損不嚴重,但由于留存時間久遠,紙張酸化脆化嚴重,一觸即破。一經手操作許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就出來了。把書頁噴濕展平、連口補缺后,覺得書頁補過后不太平整,就又噴了一點水,當時想趕在下班之前能再補一張,就急切得提起兩邊書頁天頭,可是書頁不但沒提起來,反倒被我又撕裂了一個很長的裂口。當時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后來反思:書頁本身太薄且脆化已經不受水了,此時噴水一定要注意適度,就是上完吸水紙也不能馬上提書頁,要等補過的弱化脆化部位稍干一些再提起。真是:一切言行,都要安詳,十差九錯,只為慌張啊。在中大修復室能經常聽到潘美娣老師說:“不要著急,慢慢來”。現在想想,這簡單質樸的話語,不就是潘老師從業幾十年提煉的七字真言么?

  三、修復必備的專業技能:古跡重修如病延醫

  中國書畫有著近2000年的發展歷史,獨特的結構技法,水墨關系以及用色等經過演變,發展出其獨有的形式美。《我在故宮修文物》第三集中,楊澤華老師和他們的書畫修復組,面對絹面殘損斷裂,畫面有霉跡,二百五十年前的巨幅古畫,是怎樣進行修復的呢?這幅畫沒有作者落款,沒有畫面內容介紹,沒有確切的創作時間。

  只有長時間一點一滴的觀看分析,跟古畫交談。研究筆畫之間的走勢,對話畫面里各種人物的表情形態、穿著舉止,感受畫中人的內心狀態,感受作者當時的人生狀態。通過古畫上官員的帽子,庭院的竹子,主要人物的動作神態來確定它的創作時間和主題。

  最終故宮修復師傅們確定這幅畫是:乾隆皇帝給他母親崇慶皇太后過八十大壽的祝壽場景圖。然后他們運用現代科技對畫中顏料進行測試,分析出畫師當時作畫時的顏料產地,為修復過程中全色這一階段提供了重要的依據,為最終修復方案的確定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濕揭光緒年間一幅貼在門扇上的畫作時,楊澤華老師說:“漿糊抹得不是特別厚,不知道那人長什么樣?一定是高高大大的。”——隱約中,我仿佛看到紫禁城里一個高高大大穿著長袍馬褂的清朝官員,在門框上刷著稀稀的漿糊,認真地對準門框粘貼畫作。我國裝潢學古籍《裝潢志》云:“古跡重裝如病延醫,醫善則隨手而起,醫不善則隨劑而斃,上品名跡視之匪輕,寶書畫者,不可不究裝潢。”修復師就像醫生,殘破的傳世書畫就像病重的病人。

  修復前要對書畫的版本年代、裝幀形制進行仔細鑒定,通過觀察其破損情況,分析流傳過程中導致書畫破損的各種原因,對殘破的紙張進行科學儀器檢測,制定出相應的修復原則修復方案,經過洗、揭、染、溜口、補、托、裱、壓、折、錘、剪、裝、訂等技術,操作時如醫生為病人做手術一樣必須屏息凝神如履薄冰,才能使書畫流光溢彩,復原其神韻。

  修復民國地契時通過研究它的文字內容,上寫有“立賣約人盧玉珠”“因不便”“出賣與盧玉清名下”“兩家情愿恐后反悔立約為證”等字樣。可以看出,立賣約人當時由于種種生活無奈和不便出賣了自己的土地。又從它的破損情況:紙張折疊處斷裂缺損、卷皺、有蛀洞、水漬、油漬、銹漬等。這是一張普通人家的土地買賣契約,它不同于名貴書畫,所以持有人沒有妥善地進行收藏保管。修復時用紙張厚度不能超過0.2~0.4mm的薄皮紙,撕成長條狀,溜補地契折疊斷裂處;對蛀洞銹洞的修補時,補紙的顏色、質地、厚度與簾文要與原葉相仿,邊緣必須有毛茬,補紙與書頁黏連處應控制在2mm以下。修補過的地方要不縮不皺,平整潔凈,無漿糊痕跡和水漬。[5]

  書畫藏品往往百八十年修復一回,現在的人,可以看出當時書畫的作者、收藏者、修復者的技藝和生活痕跡,甚至可以猜到,他們當時的心理和外貌,真是穿越古今的奇特體驗!

  四、科技創新設備在修復行業中的運用

  紀錄片中年輕的80、90后小師傅們給沉悶寂靜的故宮文物修復增添了不少新意。他們的加入使古老的修復手藝春意盎然,煥發出勃勃生機。

  他們堅守師徒傳承之道,從開始的一支筆、一把剪刀、一把刷子,用簡單的修復工具進行反復磨礪……到把谷歌眼鏡、3D打印技術靈活的運用在修復工作中。他們是怎樣逐步成長起來的?亓昊楠——第四代宮廷鐘表修復師。他利用攝像、攝影、多媒體等技術收集修復技術的各種材料,進行對比分析,找出一套更適用的修復辦法。

  并通過外出考察、交流的學習機會,尋找一些新的材料、技術,用于修復工作更高效地進行。[6]在清洗零件時,他嘗試使用國外進口專業藥液,代替以前使用的煤油,效果好又不傷手。古籍保護與修復領域的科學現代化在近十年間迅猛發展。其技術和設備廣泛運用于各大型圖書館博物館。裝具方面有多種型號的無酸紙裝具,具有防蟲防霉防潮防塵防光照等功能,隔離外界酸性物質和污染物對書籍的影響,延緩紙張的老化,延長古籍的壽命;修復材料方面有各種小型工具,小型定位烙鐵、臥式電腦拉力儀、紙張厚度儀、紙張脫酸溶液噴霧、LED手持放大鏡、PH值測試儀、熱空氣筆……使修復工作精確省時,為科學化修復提供了方便;大型修復設備方面有紙漿補書機,運用于近代文獻和少數民族文獻的修復,它依靠負壓抽吸功能將紙漿纖維填補在書籍的缺損部位,大大提高了書籍修復的工作量和工作效率。

  充氮除癢滅菌器采用無氧殺蟲系統和氣密裝置艙門設計,能安全無毒地殺滅書籍里的蟲卵,延長了古籍的壽命,保證了修復人員在安全健康的環境下進行工作。我國失傳已久的開化紙制作工藝,將在復旦大學楊玉良院士團隊的研究下得以復活;2017年4月由浙江圖書館編撰,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古籍修復紙譜》問世,它收集了我國19個省份,146種古籍修復用紙,由國家圖書館古籍保護科技文化部重點實驗室對其進行技術檢測,為古籍修復紙張提供了高品質的材料資源,和科學性規范性的紙張選配依據。[7]

  中山大學、復旦大學、國家圖書館協同研究項目“古籍脫酸及加固技術裝置協同創新研究”已正式啟動。相信不久,無水液相脫酸法、古籍大批量脫酸技術、古籍紙張加固設備、加固方法等現代化高科技技術將在古籍修復工作中得以廣泛運用,將對古籍修復技術和工作效率產生重大的影響。

  五、結語

  為貫徹落實中央關于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決策部署,深入做好“十三五”時期中華古籍保護工作,2017年8月文化部頒發了《十三五時期全國古籍保護作規劃》。在基本原則中指出:堅持搶救第一。把握古籍具有易損性、不可再生性等特點,重點加強對瀕危珍貴古籍的搶救,加大古籍保護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培育古籍修復人才,改善古籍存藏條件,提升古籍修復能力。在重點任務中指出:全面提升古籍修復能力。

  加強珍貴古籍修復,促進古籍修復技藝傳承發展,加強古籍保護技術研究。[8]古籍修復研究與技法的傳承創新實踐任重而道遠,還需我們不停地探索積累經驗,才能更好地為古籍續命,讓經典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

  參考文獻:

  [1]王守國.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N].河南日報,2015-10-22第006版“政教科文”.

摇钱树黄大仙资料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6场半全场奖项设置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新疆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万达彩票安卓 有极速快乐十分吗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河北时时彩怎么玩 重庆快乐10分中奖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