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钱树黄大仙资料
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680055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臨桂詞派的文學地理考察

時間:2020年01月15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臨桂詞派是晚清民國時期興起的一個詞派,因該派創始人、領袖王鵬運和主將況周頤均為廣西臨桂人而得名。葉恭綽曾以桂派稱之,蔡嵩云沿用這一稱呼,并給予高度評價: 清詞派別, 可分三期。 第三期詞派,創自王半塘,葉遐庵戲呼為桂派,予亦姑以桂派名之。和之

  臨桂詞派是晚清民國時期興起的一個詞派,因該派創始人、領袖王鵬運和主將況周頤均為廣西臨桂人而得名‍‌‍‍‌‍‌‍‍‍‌‍‍‌‍‍‍‌‍‍‌‍‍‍‌‍‍‍‍‌‍‌‍‌‍‌‍‍‌‍‍‍‍‍‍‍‍‍‌‍‍‌‍‍‌‍‌‍‌‍。葉恭綽曾以“桂派”稱之,蔡嵩云沿用這一稱呼,并給予高度評價:

世界地理研究

  清詞派別, 可分三期‍‌‍‍‌‍‌‍‍‍‌‍‍‌‍‍‍‌‍‍‌‍‍‍‌‍‍‍‍‌‍‌‍‌‍‌‍‍‌‍‍‍‍‍‍‍‍‍‌‍‍‌‍‍‌‍‌‍‌‍。…… 第三期詞派,創自王半塘,葉遐庵戲呼為桂派,予亦姑以桂派名之‍‌‍‍‌‍‌‍‍‍‌‍‍‌‍‍‍‌‍‍‌‍‍‍‌‍‍‍‍‌‍‌‍‌‍‌‍‍‌‍‍‍‍‍‍‍‍‍‌‍‍‌‍‍‌‍‌‍‌‍。和之者有鄭叔問、況蕙風、朱彊村等,本張皋文意內言外之旨,參以凌次仲、戈順卿審音持律之說,而益發揮光大之。此派最晚出,以立意為體,故詞格頗高。以守律為用,故詞法頗嚴。今世詞學正宗,惟有此派。余皆少所樹立,不能成派。其下者,野狐禪耳。故王、朱、鄭、況諸家,詞之家數雖不同,而詞派則同。①

  以王鵬運為首的桂派,詞格“高”,詞法“嚴”,是晚清唯一的一個詞派,是當世“詞學正宗”。

  臨桂派詞人個體與群體的生存狀態、精神狀態都受到生態環境的影響,同時又與當時社會、文化、地理的生態發生互動,通過他們的詞學活動表現出來,他們堅守傳統,堅持詞學創作,并取得了成功,引領著詞壇風氣,也曾嘗試過改革,提出順應新時代的詞論,留下了經典傳世之作。

  我們將臨桂詞派放在其孕育、誕生、成長和發展的特定文學生態環境中進行考察,發現地理生態在其發展過程中有突出的作用,地理空間的轉移與其相對應。

  粵西:臨桂詞派的淵源

  臨桂詞派產生的生態環境之中,地理環境是重要的一環。臨桂詞派是以地域命名的流派,粵西不是臨桂詞派詞學活動的中心,卻是臨桂詞派的淵源所在。

  一、粵西之地

  粵西偏處一隅,瘴癘叢生,歷來是貶官的流放地,是落后、貧窮、偏僻的代名詞。梁啟超說:“廣西崎嶇山區,去文化圈絕遠。”②粵西地偏,遠離朝廷,遠離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同時遠離大都市,遠離塵俗的喧囂和浮躁,是一片淳樸的鄉土。

  在粵西詞人的成長過程中,粵西的奇山秀水都已融入了他們的意識當中,成為他們進一步認識世界的原型,粵西人的詞具有粵西特有的鄉土氣。在新思潮、新觀念、新事物涌入中國大都市的時候,偏遠的粵西并沒有被商業化,保持著某種傳統性和鄉土性,保持著一片純真,也就是況周頤所說的“地偏塵遠詞境也”③。

  我們來讀讀況周頤筆下的粵西,其《垂絲釣近》云:

  地偏樹古,鷗鄉昔游回首。鏡里綠陰,舊染詩袖。湖上柳,更系船能否?綸竿手,問卅年忍負!淡妝西子,紅衣青蓋時候。記曾載酒。無奈飄零后,佳處非吾有。南雁遠送,暮云佇久。④

  況周頤還在其詞作中多次表達出對淳樸的鄉村生活的留念。《減字木蘭花》“風狂雨橫”下片云:“花枝縱好。載酒情懷都倦了。柳外湖邊,付與鴛鴦付與蟬。”⑤表現出對城市“載酒情懷”的厭倦。《解蹀躞》“十里珠簾齊卷”小序云:“甲寅寒食節,旅滬西人執戈者,為跳舞焰火之嬉。觀者空巷,余攜二女往。歸途謂之曰:今日禁火節,吾輩乃觀火。二女瞠目不知所云。因念車馬殷填,裙屐雜沓中,能有幾人知今日是寒食耶? 燈灺香焦, 悵然賦此。”⑥古人寒食節禁火,今人觀焰火,把節日習俗拋之腦后,況周頤在慨嘆鄉村生活的淳樸和原始已經在城市的繁華當中慢慢消亡,傳統文化逐漸淪喪。

  王鵬運也在詞作中表達過對粵西故園的深情,其《百字令》云:

  杉湖深處,有小樓一角,面山臨水。記得兒時嬉戲慣,長日敲針垂餌。萬里羈游,百年老屋,目斷遙天翠。寄聲三徑,舊時松菊存未。昨夜笠屐婆娑,沿緣溪路迥,柳陰門閉。林壑似聞騰笑劇,百計不如歸是。繭縛春蠶,巢憐越鳥,骯臟人間世。焉能郁郁,君看鬢影如此。⑦

  家鄉的山水、家鄉的老屋以及兒時的嬉戲地都在記憶深處。萬里羈游,“天涯久住,頗動故園之思”(詞前小序),舊時松菊而今仍存未?表示對于自然山水的熱愛,以及對于骯臟人間世的不滿。謂百計不如歸是。

  二、粵西之人

  王鵬運是臨桂詞派創始人和領袖人物,況周頤是臨桂詞派重將,他們都是臨桂人。他們的家學淵源、師承,以及鄉邦先賢在他們成就詞學道路上起到了奠基作用‍‌‍‍‌‍‌‍‍‍‌‍‍‌‍‍‍‌‍‍‌‍‍‍‌‍‍‍‍‌‍‌‍‌‍‌‍‍‌‍‍‍‍‍‍‍‍‍‌‍‍‌‍‍‌‍‌‍‌‍。

  王鵬運生于詩禮之家,他的文學和校勘學也是淵源有自。況周頤學詞有家學淵源,況氏家族是臨桂的書香世家,其曾祖況世榮有詩作傳世;祖父況祥麟是當地的飽學之士;祖母朱鎮是明代靖藩的后裔,能詩能詞;大伯父況澍有詩集傳世;二伯父況澄是臨桂著名的詩人,著述非常豐富,編有《古詞選鈔》⑧,對況周頤的影響尤為深重。耳濡目染之下,況周頤“齠齔即嗜倚聲”⑨,“十三四歲即已癖詞”⑩,一生致力于詞。

  況周頤自述其詞學之路,多從廣西前賢處汲取精華,他曾回憶自己小時候剛開始學詞的經歷:

  余女兄三, 某仲適黃, 名俊熙, 字吁卿。吁卿之曾祖蓼園先生,有詞選梓行。起玄真子《漁歌子》,訖周美成《六丑》,都二百二十四闋。并渾雅溫麗,極合倚聲消息。每闋有箋,征引贍博。余年十二,女兄于歸,詒余是編,如獲拱璧。心維口誦,輒仿為之。是余詞之導師也。……

  況周頤說他是從廣西前輩詞人那里獲得學詞的途徑和方法的,并自覺地以鄉賢詞作作為自己的榜樣,其詞《鶯啼序·題王定甫師〈媭碪課誦圖〉序》述其生平師承:復念吾廣右詞學,朱小岑先生依真倡之于前,吾師與翰臣、虛谷兩先生繼起而振興之。況周頤對粵西前輩詞人大加贊賞。

  到了晚清,王鵬運和況周頤已經得到了前代詞人的沾溉,有粵西的傳統文化作為底子。

  三、粵西之詞學宗尚

  況周頤曾指出王鵬運的意愿志趣同粵西前輩詞人相近,粵西之詞學宗尚早已深入人心。他在《粵西詞見跋》中說:

  綜論國朝吾粵詞人,朱小岑先生倡之于前,龍、王、蘇三先生繼起而振興之,一二作者,類能擺脫窠臼,各抒性情,造詣所獨得,流傳雖罕,派別具存。今半塘王前輩(鵬運)大昌詞學,所著《袖墨》、《味梨》等集,微尚亦不甚相遠,殆不期然而然耶!

  況周頤總結了清代廣西詞學的發展道路,由乾嘉年間的朱依真到道咸年間的龍啟瑞、王拯和蘇汝謙,已是“派別具存”,再到晚清的王鵬運更是“大昌詞學”,“微尚亦不甚相遠,殆不期然而然耶”,臨桂詞派已是自然而然地形成,只是到王鵬運時更加壯大、成熟而已。在況周頤的眼里,現今的粵西詞人與前輩粵西詞人的志趣、意愿是相投的,王鵬運的“大昌詞學”是有淵源的。

  況周頤說到過《蓼園詞選》在他學詞道路上的指引作用,他認為《蓼園詞選》“渾雅溫麗,極合倚聲消息”,就是說這部詞選中體現出來的選詞觀是他所認為的詞學正宗。“雅”是況周頤所提倡的填詞要旨之一,而他對于“渾”“溫”“麗”也都是很看重的,這些字眼在《蕙風詞話》出現多次,而且都是用來評價優秀作品的詞風。可見,況周頤一直是沿著鄉前輩詞人黃蓼園“渾雅溫麗”的路子走的,這種詞學宗尚早已深入其心。

  粵西前輩詞人“擺脫窠臼,各抒性情,造詣所獨得”的特色被王鵬運、況周頤推崇效法,他們后來所取得的詞學成就與自覺汲取鄉賢前輩的詞學經驗分不開。

  四、粵西詞總集、臨桂詞派的地域性詞選《粵西詞見》

  況周頤編纂《粵西詞見》,選錄明末至清同治年間廣西詞人作品,敘錄說:“粵西詩總集有上林張先生(鵬展)《嶠西詩抄》、福州梁撫部(章鉅)《三管英靈集》,詞獨缺如。”可見他是有意編纂粵西詞總集的。他還在《粵西詞見》跋中感慨:“嗟乎,世路荊棘,風雅弁髦,區區選聲訂韻之末技,深山窮谷之音夫,孰過而問者?是編刻成,以貽半塘,亦曰傷心人別有懷抱也。”敘說了自己回鄉搜集前輩詞、編纂《粵西詞見》的深層原因就是追溯臨桂詞派的淵源,找出宗風所在,這就是所謂“別有懷抱”。《粵西詞見》在臨桂詞派形成過程中有特殊的地位,它是況周頤自發自覺地尋根的產物。

  “況周頤不僅僅是懷著對鄉賢巨大的崇敬來編選《粵西詞見》,而且,他是視《粵西詞見》中的詞人、詞作為臨桂詞派的基本詞學觀的先聲來完成此項工作的。”以王鵬運和況周頤為核心的臨桂詞派是有根基的,他們的詞學素養、詞學觀是從粵西得來的。

  京城與臨桂詞派的形成發展壯大

  縱然粵西已有了孕育詞派的種種可能性因素,但它是偏處一隅的。王鵬運和況周頤在考中舉人后都進京參加進士第,開啟了他們人生的新篇章。王鵬運和況周頤成功的經驗之一就是走出廣西,走向全國,這對他們個人和詞派而言意義重大,影響至關重要。而時間的推移和空間的轉移必然導致文學生態的變化和新的文學生態的形成,我們把臨桂詞派放在京城文學生態之中來關照。

  一、京城:政治中心

  王鵬運同治十三年(1874年) 以內閣中書分發到閣行走,后補授內閣中書、內閣侍讀,至棄官居揚州之前,其間,回鄉奔喪以及寓居開封除外,二十多年時間都在京城度過。況周頤于光緒十五年(1889年) 應禮部試未中,遵例官內閣中書,至庚子事變,其間,短期寓居杭州、蘇州外,十余年時間居京城。

  京城是政治中心,而這個時候的清王朝已處于風雨飄搖之中。以王鵬運和況周頤為代表的臨桂派詞人有積極救世的政治取向。他們具有匡時濟世的時代責任感,以挽救民族危機為己任。王況二人雖官位較低,但仍有建功立業的愿望。尤其王鵬運,懷著干世之心,經國之志,而步入仕途,敢于抨擊權強,直言敢諫,力主抗戰,指斥和議,聲震內外。雖屢試不售,亦仍不斷上書,表達對于朝廷的忠心,曾因諫光緒皇帝駐頤和園之事觸怒慈禧,險遭殺身之禍。

  除了頻頻上書,直接議論政事,臨桂派詞人還以詞作表明其政治立場和文化心態,包括對于王朝統治的信念以及為國為時所產生的憂愁。

  二、京城:文化中心

  在京城,以王鵬運為中心的詞學活動開展。京城是文人聚集之地、學術中心、文化中心,是詞人詞學活動的重要地點。初入京時,王鵬運參加了龍繼棟組織的以廣西籍官吏為中心的文學組織“覓句堂”,為重要人物。后數舉詞社,組織集會,飲酒酬唱,獎掖后進,推動了詞學群體的發展,促進了詞藝交流,成為一代詞壇領袖。八國聯軍侵入京城之際,王鵬運、朱祖謀、劉福姚唱和詞作三百多首結集《庚子秋詞》。三人外,再加上鄭文焯、劉恩黻、吳鴻藻等加入酬唱,自庚子十二月至第二年三月唱和得詞一百多首,結集《春蟄吟》。另外,與前輩詞人端木埰、繆荃孫等交游密切。

  在京城,況周頤從王鵬運處獲益良多‍‌‍‍‌‍‌‍‍‍‌‍‍‌‍‍‍‌‍‍‌‍‍‍‌‍‍‍‍‌‍‌‍‌‍‌‍‍‌‍‍‍‍‍‍‍‍‍‌‍‍‌‍‍‌‍‌‍‌‍。況周頤《餐櫻廡隨筆》第八二條:余之為詞,二十八歲以后,格調一變,得力于半塘。況周頤學詞得到了王鵬運的指點和規誡,其《餐櫻詞自序》云:

  余自壬申、癸酉間即學填詞,所作多性靈語,有今日萬不能道者,而尖艷之譏,在所不免。己丑薄游京師,與半塘共晨夕。半塘詞夙尚體格,于余詞多所規誡。又以所刻宋元人詞屬為校讎,余自是得窺詞學門徑。所謂重、拙、大,所謂自然從追琢中出,積心領神會之,而體格為之一變。半塘亟獎藉之,而其它無責焉。……

  況周頤的詞學觀也是從王鵬運處來。王鵬運以“重拙大”之說規誡況周頤使其“心領而神會之,體格為之一變”。況周頤繼承并發揚了王鵬運的觀點,以“重拙大”為填詞要旨加以闡發。

  另外,由于王鵬運的提攜,況周頤在詞壇的地位有較高的提升,彭鑾《薇省同聲集序》:況(周頤) 到官在鑾轉外后,佑遐以同里后進寄其詞相矜詫,鑾與彼都人士游亦聞況舍人名,因并甄錄以志向往。

  況周頤《蕙風詞話》云:“初學作詞,最宜聯句、和韻。”他認為聯句有益于培養詞人們共同的審美傾向,加強群體成員的關系,詞人通過和韻可以學習師友的長處,提高寫作能力,融入群體的創作。況周頤也正是通過聯句和和韻逐漸形成了同王鵬運相近的審美觀,融入了王鵬運領導的詞人群。

  況周頤詞創作水平的提高,詞壇地位的提升,是與同鄉前輩王鵬運以詞論交及其指導和影響分不開的。

  三、臨桂詞派詞論的提出與詞籍校勘

  臨桂詞派以“重、拙、大”三字為其詞論綱領,是況周頤在《蕙風詞話》中提出的。

  如前所述,王鵬運在況周頤的詞學道路上影響甚大,是他規勸況周頤填詞去掉側艷之風,標舉重拙大,注重性情,講究聲律,推崇夢窗詞,這些被況周頤接受后發揚光大。因此,況周頤的《蕙風詞話》多處引述王鵬運的詞學思想。

  王鵬運還有論詞詞《沁園春》二首表達他對于詞體和詞變革的觀點,“嘆壯夫有志,雕蟲豈屑?小言無用, 芻狗同嗤” 。詞體不能“ 小”, 必須“大”詞體,唯其如此,詞能與詩同尊,才有可能以詞的本來面目走進近代文學史。

  王鵬運集合況周頤等人,自光緒十四年(1888年)起,匯刻《花間集》《草堂詩馀》《蟻術詞選》及宋、金、元諸家,包括馮延巳、蘇軾、賀鑄、李清照、周邦彥、辛棄疾、姜夔、張炎、王沂孫、朱淑真以及蔡松年、白樸等家詞為《四印齋所刻詞》,光緒十九年(1893年),又匯刻《宋元三十一家詞》收錄潘閬、朱敦儒等二十四家、劉秉忠、陸文圭等七家、共三十一卷附入《四印齋所刻詞》。這一大規模的詞籍匯刻,遂成為晚清以來匯刻詞集、詞總集的開始,影響極為深遠。面對新時代、新文化,王鵬運選擇了堅守傳統,以詞籍校勘與重印為己任,為文化傳承保留寶貴文獻。

  四、內閣詞人唱和與結集

  王鵬運和況周頤任職內閣中書,結識內閣中前輩詞人端木埰、許玉瑑等,與之相酬唱。

  內閣前輩彭鑾編纂《薇省同聲集》,收錄端木埰《碧瀣詞》二卷,并收錄許玉緣《獨弦詞》、王鵬運《袖墨詞》、況周頤《新鶯詞》各一卷,為光緒年間薇省詞壇留下一段佳話。

  況周頤的詞亦入編《薇省同聲集》。自此,況氏聲名大噪,影響日甚。他對于自己所在這個群體,亦感自豪。他錄校前輩端木埰《碧瀣詞》,并賦詞曰:“我朝詞學空前代,薇垣況稱淵萃。”他以為,清代詞學發展,薇垣(內閣) 可說得上是個集聚地。況周頤編纂《薇省詞鈔》專門選錄內閣詞人詞作,可見他對于自己所在群體的推揚,可見況周頤進入薇省、任職內閣后詞風的轉變以及詞壇地位的提升;亦可見將詞學活動的參與,和薇省大、小政事的參與,聯系在一起的詞史意義。

  京城階段于臨桂詞派而言是重要的形成發展階段。在王鵬運的倡導下,大家相互探討、切磋詞藝,以詞酬唱集合了多處詞人,影響面廣,詞籍校勘活動也是在此一階段開展起來。臨桂詞派的詞論也是王鵬運和況周頤在京城任職期間醞釀形成。由于王鵬運、況周頤的引領,詞界最終產生享譽全國的臨桂詞派。

  上海與臨桂詞派的影響余緒

  王鵬運于1904年病逝,然臨桂詞派這個派別儼然已存。況周頤、朱祖謀等將其發揚光大。況周頤“壬子已還,避地滬上”,于民國元年(1912) 到上海,之后的歲月多在上海度過。民國以后,朱祖謀亦退居上海,二人過往甚密,唱和聯句甚多,為“良師友”,以詞相砥礪,成為王鵬運去世后的臨桂詞派領袖。

  一、居上海的變與不變

  19世紀中葉,鴉片戰爭爆發,西方資本主義以堅船利炮以及鴉片和商品,打破清王朝閉鎖的國門,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開始與西方近代文化相交匯。中華文化在尚未自我覺醒的情況下,便因外來文化強行侵入的沖擊而被動地進入了轉型期。正如陳寅恪所說:“今日之赤縣神州,值數千年未有之巨劫奇變。”晚清民初是一個大變革的時代。而這個時代的上海就成為新舊文化碰撞的前沿陣地。彼時彼地,社會變革、文化轉型、時局動蕩、西方列強入侵、民族危亡、保守和革新兩派政治勢力斗爭,農村文化和都市文化沖突,文學生態與此前大異。

  況周頤、朱祖謀等人以遺老自居,遠離世事,相與論詞,為莫逆之交,各多有所獲。況周頤說:“與漚尹以詞相切磨,漚尹守律甚嚴,余亦恍然向者之失。”從朱祖謀那里,他認識到詞律的重要性,益嚴詞律。張爾田《近代詞人逸事》記載:“歸安朱彊村,詞流宗師,方其選三百首宋詞時,輒攜鈔帙過蕙風簃,寒夜啜粥,相與深論。維時風雪甫定,清氣盈宇,曼誦之聲,直充閭巷‍‌‍‍‌‍‌‍‍‍‌‍‍‌‍‍‍‌‍‍‌‍‍‍‌‍‍‍‍‌‍‌‍‌‍‌‍‍‌‍‍‍‍‍‍‍‍‍‌‍‍‌‍‍‌‍‌‍‌‍。”朱祖謀編纂《宋詞三百首》,況周頤是參與討論的。

  世事變化也體現在況周頤的詞作中,新題材進入視野,如《望海潮·江建霞屬題日本女郎小華象》《霜花腴·哈園九日同漚尹作。園主人哈同,猶太人》《醉翁操·外國銀錢,有肖像絕娟倩者,或曰自由神。亦有其國女王真像》《水調歌頭·壬戌六月十一日集海日樓,為寐穸金婚賀。海外國俗結褵五十年為金婚》《千秋歲·贈日本澀澤青淵男爵》,日本人、猶太人、英國女王都成為況周頤詞作抒寫的對象,外國風俗也成為他吟詠的對象。

  然而,況周頤的詞風是沒有發生變化的。他事實上還是在維護傳統詞的抒寫,以《醉翁操·外國銀錢,有肖像絕娟倩者,或曰自由神。亦有其國女王真像》為例:

  嬋媛。苕顏。蓬仙。渺何天。何年。如明鏡中驚鴻翩。月娥妝映蟾圓。凝佩環。典到故衫寒。得楚腰掌擎幾番。泛槎怕到,博望愁邊。玉容借問,風引神山夢斷。冠整花而端妍。鬒亸云而連蜷。東來蘭絮緣。西方榛苓篇。此豸秀娟娟。倩誰扶上輕影錢。

  雖然他的吟詠對象是全新的,但是意象和典故都是古典的傳統的。在這個新舊文化沖突的新興城市里,臨桂派詞人的探索是矛盾的失敗的,發出的只能是不順應時代的固執的哀嘆而已。

  二、居上海的流風余韻

  從另一方面來看,臨桂詞派對后世的影響大多是在上海產生的。

  其一,詞論經典之作《蕙風詞話》面世。1924年,趙尊岳為其刊刻《蕙風詞話》。另外,況周頤的《漱玉詞箋》《繪芳詞》《蕙風詞》《蕙風叢書》《宋人詞話》出版。《鶩音集》合刊出版,包括《蕙風琴趣》《彊村樂府》。

  其二,詞選經典之作《宋詞三百首》完成。另外,朱祖謀輯校《彊村叢書》,參與總纂《全清詞鈔》。

  其三,民國上海,朱祖謀、況周頤或為社長或參與的舂音詞社、漚社活動是詞學活動主流。

  其四,臨桂詞派代有傳人。一是況周頤的弟子趙尊岳,況氏曾為其審定《和小山詞》。其《蕙風詞話跋》記載:“受詞學于蕙風先生。此五年中,月必數見,見必詔以源流正變之道,風會升降之殊,于宗派家數定一尊,于體格聲調求其是,耳提面命,朝斯夕斯。”趙尊岳是清末民初著名政治家趙鳳昌之獨子,家資巨富,其惜陰堂為況周頤刻書多種,包括王鵬運、況周頤和張祥齡的聯句詞集《和珠玉詞》。趙尊岳終生以發揚況氏詞學為己任,成就卓著。

  二是備受朱祖謀稱頌的陳洵。朱祖謀有詞《望江南·雜題清代諸名家詞集》云:雕蟲手,千古亦才難。新拜海南為上將,試要臨桂角中原。來者孰登壇?此詞有敘:新會陳述叔、臨桂況夔笙,并世兩雄,無與抗手。他將陳洵提升到和況周頤并列的“雙雄”,以詞壇統帥視之。其他弟子如林鐵尊、陳匪石、夏承燾、龍榆生等對今世詞學貢獻頗大。

  臨桂詞派的產生發展是一個流動性動態的過程。粵西是他們的根,是他們的淵源所在。京城是臨桂詞派得以產生的根基,以王鵬運的引領詞壇為重點‍‌‍‍‌‍‌‍‍‍‌‍‍‌‍‍‍‌‍‍‌‍‍‍‌‍‍‍‍‌‍‌‍‌‍‌‍‍‌‍‍‍‍‍‍‍‍‍‌‍‍‌‍‍‌‍‌‍‌‍。上海是臨桂詞派產生后世影響的重要地域,以況周頤和朱祖謀的詞學活動為重點。

  只是,處于晚清民初文化轉型之際的臨桂詞派,為適應新時代,對于詞的內容和形式,既追求新變,又堅守傳統,力圖令倚聲填詞這一傳統樣式,既用于實踐,用于社會,又保持其原有特質,顯然是矛盾的。臨桂派詞人堅守住了傳統詞的最后一塊領地,令其所創立的臨桂詞派成為中國倚聲填詞在傳統意義上的最后一個詞派,然而,這并不能順應時代潮流,臨桂詞派只是傳統文學的最后一抹夕陽而已。

  地理論文投稿刊物:《世界地理研究》(雙月刊)1994年創刊,是中國地理學會主辦的學報級學術刊物,本刊圍繞人口、資源、環境和經濟協調發展這一主題,主要刊登有關全球性的自然、社會、經濟、政治事務的空間格局及動態趨勢;國際間的經濟聯系和經濟要素的空間運動規律;國外區域開發,城鄉建設、生產力布局、產業結構調整理論與實例,世界地理教育等方面。

相關論文推薦
摇钱树黄大仙资料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点点金配资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景盛配资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下载 十大互联网理财平台排名 钱龙股票分析软件 慧投金融 旺牛配资